牛市洶涌而來,有人歡喜有人憂。
  外界戲言,“牛市踏空”,足以使股民“掩面垂淚”。但比起“踏空”,股民陷入另一種境遇似乎更為凄慘——“被鎖籠中、旁觀牛市”。據機構統計,截至12月11日,滬深兩市共有261家公司處於停牌狀態。其中,超過30家公司的停牌時間,超過了3個月。由此,這些公司的股票與牛市絕緣。以廣州浪奇為例,在它停牌兩個多月間,其所屬的“粵港澳自貿區”板塊大漲了四成。
  另有原本停牌的公司,看到牛市的行情後,做起了文章。比如,西南證券的著急復牌,帶回了連續6個漲停板。停復牌輪換間產生的巨大差異,使得股民盼望公司復牌的心情更加著急。近日,多個公司的股民都在呼籲公司儘快復牌,“不要辜負這波牛市”。
  多只熱門板塊個股錯過牛市
  “牛市一來,站在風口的豬都被吹起來了”,不少股評如此說。然而眼下A股這輪波瀾壯闊的行情中,一部分上市公司及其股東,不幸與牛市失之交臂,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大盤飆紅。它們的共同點在於,均已主動或被動停牌。據同花順統計,截至12月11日,A股共有261家公司處於停牌中,占到A股上市公司總數的近十分之一。
  11月20日之後,上證指數開啟了自2400點衝擊3000點的“征途”。如果以11月20日作為時間節點,在此之前停牌而錯過牛市的公司達到156家;而在牛市到來後停牌的公司,則有105家之多。
  不少股民的一大悲劇在於,牛市來了,所持公司股票卻停牌了。特別是對那些處於熱門板塊的上市公司來說,當下的停牌無異於坐失股價躥升的“黃金機會”。
  數據顯示,過去兩周(11月29日—12月12日),漲幅最高的前幾大板塊分別是證券、機場航運、釣魚島概念、軍工、期貨、粵港澳自貿區、轉融券標的和公路鐵路運輸。其中,證券股漲幅最高,達到33.59%;公路鐵路運輸板塊的漲幅為14.96%。此外,如鋼鐵板塊、海峽西岸概念股的漲勢,也較為喜人。
  廣州浪奇屬於“粵港澳自貿區”概念股。此前,廣州浪奇宣佈,預計有重大事項發生,自9月30日起連續停牌。時至今日,仍無復牌時間表。數據顯示,9月27日至今的11周里,“粵港澳自貿區”板塊的區間漲幅高達42.08%。也就是說,如果廣州浪奇沒有停牌的話,其股價保守將上漲四成。
  10月21日以後,舜天船舶以“擬披露重大信息”之名,進入了停牌狀態。這家主業造船的公司,向來被外界劃入“南海概念股”。舜天船舶停牌後至今,已有超過7周時間。此間,“南海概念股”上漲了24.62%。特別是最近兩周以來,“南海概念”日漸升溫。僅兩周時間,“南海概念股”即上漲了13.78%。
  “央企國資改革”,也屬於大熱板塊。最近兩個月,該板塊漲幅達到35.28%。如恆天天鵝、物產中拓、方興科技等相關概念股,卻因籌劃資產重組等原因長期停牌。
  受近期政策利好的刺激,污水處理概念表現強勁。最近兩周板塊漲幅10.69%。涉及該板塊的中原環保,卻早在10月8日就因“重大事項”進入了停牌。乍看之下,10.69%的漲幅不算顯眼。但要知道,進入2014年後的全年時間內,中原環保的漲幅也僅有12%。
  地處福建東部沿海的眾和股份,可以算得上“海峽西岸”概念股。近期,借助廈門自貿區設立、國家領導人視察平潭綜合實驗區等東風,“海峽西岸”板塊亦在牛市中“占得一席之地”。
  統計數據顯示,最近兩周以來,“海峽西岸”板塊上漲10.18%。其中,12月8日,多只福建股票出現集體漲停。大好行情之下,眾和股份早在7月就推出的停牌,顯得有些“不合時宜”。5個月中,“鄰居們”都已在牛市中“漲聲一片”。眾和股份的股東們,尚只能“望紅興嘆”。
  籌劃重組停牌公司超100家
  根據停牌觸發機制、設計初衷等分析,A股市場的停牌,分為例行停牌和警示性停牌。“從實際操作上看,上市公司停牌不外乎幾種原因。”一位上市公司董秘告訴新京報記者,最普遍的一種原因是“存在未披露的重大事項”。
  該董秘解釋稱,所謂“重大事項”,主要是指那些可能對股價產生大幅度影響的事項,比如“來自媒體的負面報道足以影響股價”、“公司要簽訂重大合同,而合同數額又能對公司業績產生較大影響”等。據該董秘介紹,對事項是否重大到足以申請停牌的判斷,一般由上市公司的董秘作出,並報請董事長簽字;其後方可向交易所遞交停牌申請。
  其他導致公司停牌的原因,則屬於“常規動作”。比如,股價出現異動達到一定標準後,上市公司須停牌自查;因為某些原因,上市公司被交易所責令停牌。
  使上市公司停牌時間最長的,當由重大資產重組造成。根據相關規定,上市公司籌劃、醞釀重組,連續停牌時間原則上不超過30天;有延期必要的,可申請延期復牌,“累計停牌時間原則上不超過3個月。”
  “也有一些公司因重組可能會停牌四五個月,甚至更長。但這屬於極特殊的情況了。”前述董秘說。
  同花順統計的數據顯示,目前停牌時間最長的為*ST廣夏。這家因瘋狂造假被釘上“歷史恥辱柱”的公司,上次交易還要追溯到2010年的11月3日。
  過去四年間,*ST廣夏一直在實施重整,同時被監管部門立案調查。截至目前,尚無*ST廣夏復牌交易的時間表出爐。6.54萬戶股東只能被“囚禁”於此。
  今年以來,停牌超過3個月的公司,超過30家。它們包括赤天化、深華髮A、互動娛樂、中銀絨業、萬訊自控、眾和股份、恆天天鵝等。上述部分公司均以“籌劃重大事項”的名義停牌。後期披露的具體原因,卻不一而足。比如,眾和股份稱,其正在籌劃收購資產事項;恆天天鵝則牽扯到股權轉讓。
  從停牌名單來看,大部分長時間停牌的公司,均是在籌劃重組。同花順的統計數據顯示,直接以“擬籌劃重大資產重組”進行停牌的公司,多達100家左右。其中,以“*ST”打頭的幾家公司的重組停牌,比較受人關註。目前,謀求重組的“*ST”股包括*ST精功、*ST傳媒、*ST新都、*ST合泰等。對這些已瀕臨退市邊緣的*ST股而言,此次重組停牌是其“自救之路”上的關鍵一步。如若重組不成,則意味著退市在即。
  還有幾家公司的停牌,與自身的股價結構調整有關。12月9日,麗珠集團宣佈,因籌劃股權激勵計劃相關事宜而停牌;*ST南鋼的停牌,也系由策劃一起涉及1.2萬名員工的持股計劃所致。
  相較之下,*ST銳電的停牌理由,略顯奇葩。原名華銳風電的*ST銳電,自11月27日停牌。這家已經走到退市邊緣的公司,停牌的原因為“與相關股東溝通旨在解決債券兌付危機的方案”。
  多只個股“搶復牌”迎豐收
  停牌公司徒嘆與牛市擦肩的同時,幾個“有智慧”的公司,則搶在牛市裡復牌。這讓股民們及時品嘗到了“收穫的喜悅”。
  西南證券被視作近期股市的“業界良心”。今年9月30日,西南證券發佈公告稱,因大股東重慶渝富資產經營管理集團正在籌劃轉讓西南證券部分股權,故於9月29日起緊急停牌。
  此後,西南證券連發四紙“繼續停牌”公告。截至12月5日,西南證券的停牌時間,已經超過60天。
  這時,券商股成為大漲行情的“執牛耳者”。來自同花順的數據顯示,11月29日至12月12日的兩周內,券商股以累計33.59%的漲幅領銜各板塊。
  眼見券商股日日高漲,12月4日晚,西南證券急發復牌公告稱,“鑒於近期股票市場交易情況,為更好地保護投資者合法交易權益”,決定於12月5日起複牌。
  這在後來被證明是一個無比正確的決定。12月5日復牌後,西南證券收穫六個連續漲停。股價從停牌前的10.54元一路上揚至18.67元,累計漲幅近8成。
  復牌造福了小散的同時,原打算退出的大股東也有望“多撈一筆”。對重慶渝富而言,原來擬轉讓的6.8億股西南證券股票,經歷每股8.13元的上漲後,市值增加了55億元。
  據《華夏時報》報道,日前,重慶渝富向競標西南證券股票的4家企業發出函件,要求重新談判,“談判主要內容,就是考慮最近市場上券商股估值情況,提高轉讓價格”。
  此前遭遇“黑天鵝”的獐子島,也在借牛市復牌中,取得了意料之外的“驚喜”。早前,因為突然宣稱百萬畝底播扇貝絕產,外界質疑獐子島存在造假、套取募集資金的情況。
  證監會核查後認定,未發現獐子島造假。獐子島於12月8日復牌。彼時,曾有悲觀者預計,會有三到五個跌停板等著獐子島。復牌後,獐子島的股價頹勢止於兩個跌停板。12月11日,復牌僅4日的獐子島,甚至出現了漲停。
  一些原本“恨不得罵死獐子島”的股民,大喜過望。一位股民在股吧里發帖稱,“大牛市輓救了獐子島”。一家媒體援引市場人士的話稱,獐子島的復牌時機“選擇得不錯”,“二級市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公司復牌後股價壓力小很多”。
  停牌制度被指“不理想”
  早在2008年,上海證券交易所與香港大福證券集團聯合課題組調查發現,相比香港市場,內地證券市場停牌過於頻繁,同時停牌時間過長。在上述課題組看來,停牌頻率過高,“影響市場效率,稀釋或麻痹了停牌的警示作用,增加了投資者的風險”。
  在當前指數強勢上揚的大背景下,“時間就是金錢”的效應放大得更加明顯。部分股民因為上市公司停牌,只能遠觀牛市。他們盼望公司復牌的心情,比以往更加迫切。
  比如,前不久,金城股份由於終止重組一事,遲遲無法復牌。多位股民便在股吧中要求“公司儘快復牌”,以便他們可以“去換強勢的券商股”。
  一位湖北能源的股民在股吧祈禱,公司能夠在近日復牌,“把我們的資金放出來”,“不然一波大行情太可惜了”。另有準油股份的股民呼籲,公司應向西南證券學習,儘早復牌。
  “由於長期停牌導致股票不能正常交易,投資者的資金被長期套住,權益受到限制。因此,投資者往往會感到很無奈。”早在2008年,上海嘉瀾達律師事務所律師宋一欣就著文稱。
  一篇題為《對上市公司長期停牌問題的治理》的論文稱,上市公司的長期停牌,一定程度上損害了股民的利益,“長期停牌使得股票這種變現性很強的資產,變成了凍結資產,影響了股民的正常交易。”“經過幾個月的長期停牌,整個市場的估值水平發生了變化,會導致公司復牌後股價發生劇烈波動。”上述論文稱,長期停牌使得投資者須承擔更大的風險。
  今年8月,有媒體刊文稱,數百家停牌公司的背後,是上千億社會資金的凝結,它們僅僅躺在股民的賬戶中,不創造任何利潤,“完全就是社會資源的浪費”。
  事實上,交易所對停復牌制度存在的弊端並非沒有察覺。據報道,2007年,深交所就稱,經過“不懈努力”,交易所減少不必要的臨時停牌、增加警示性停牌的改革,“取得了積極成效”。
  2013年,一篇名為《A股市場新版停牌制度實施效果的實證研究》的論文稱,A股市場仍然存在停牌頻繁、停牌時間過長的現象。其中,有關重大事項的停牌,“時間過長且無強制復牌措施”,“並不是很理想”。
  ■ 案例
  金飛達:故事大王和停牌專業戶
  位於江蘇的上市公司金飛達,因籌劃重大資產重組,至今已停牌接近5個月。此前,這家主營服裝的公司,被稱為“追概念的人”、“故事大王”等。
  2008年,風電概念如火如荼,金飛達宣佈投資1600萬元進軍風電領域;2011年礦業概念勃興,金飛達又出手拿下了兩座金礦;及至去年自貿區和手游概念紅火時,金飛達又宣稱佈局手游業務,併在自貿區設立子公司。
  以極小的代價博得股價上漲,金飛達“玩概念”得心應手。與此同時,金飛達留給資本市場的另一個烙印,則是“停牌專業戶”。統計數據顯示,自2012年12月至今年9月,金飛達累計停牌24次,占到同時期A股上市公司停牌次數的19.3%。另有數據稱,在440個交易日里,金飛達的停牌時間接近五分之一。
  有評論稱,金飛達復牌後的情形,與當初停牌時發佈的事項,相距甚遠,“讓股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而有股民也在股吧中說,停牌“搞得轟轟烈烈”,卻總以“講故事”結尾。
  以今年2月的一次停牌為例。2月11日,金飛達發佈了停牌公告,原因系“正在籌劃對外投資等重大事項”。而到了2月27日復牌時,股民卻發現,當初承諾的對外投資事項“黃了”,金飛達卻借停牌之機完成了兩家子公司的出售。
  有評論認為,一些公司頻繁地釋放“資產重組”的公告,旨在製造想象空間、拉升股價。
  11月底,上交所發佈了《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信息披露及停復牌業務指引(征求意見稿)》。
  該意見稿規定,上市公司實施重組過程中,應及時、公平地向投資者披露相關信息,並按照規定申請停復牌,“股票停牌時間應嚴格控制、審慎判斷”。
  對此,有報道指出,這些規定針對的正是“市場上炒作股價的‘假重組現象’”。
  (尹聰)
  ■ 對話
  停牌是否“惡意”難判斷
  新京報記者就上市公司停牌制度的相關問題採訪了英大證券的首席分析師李大霄。
  新京報:上市公司哪幾種情況可以申請停牌?
  李大霄:一般情況下上市公司出現重大重組事件的消息、公司股票異常、受監管部門要求、應公告未公告的信息等。
  交易所上市制度一般會給出要求,可以去深交所和上交所的網站查詢。
  新京報:有無上市公司出現“惡意”停牌的情況?
  李大霄:沒有惡意停牌這種提法,這應該是股民自己的提法,因為你不能判斷上市公司是不是惡意的停牌。應該說,上市公司不要有操縱市場目的的停牌,應該按照要求去停牌。至於操縱市場目的停牌的公司不好去界定,因為如果上市公司按照規則去停牌,交易所也不能怎麼樣。
  新京報:簡單談一談對停牌制度的一些看法?有無需要改革的地方?
  李大霄:公平公開制度原則下,停牌制度還是有必要存在,避免操縱市場、違規操縱、降低市場不必要的停牌也是有必要的。
  (郭永芳)
  ■ 相關
  滬港通倒逼改革 定增停牌不得超十日
  據媒體報道,隨著滬港通推出,上交所面臨“開放倒逼轉型”的挑戰。
  市場普遍反映,上市公司停牌多、停牌時間長,是滬港兩地市場的一個重要差異,和港交所停復牌註重效率、信披詳盡相比,滬市部分上市公司存在濫用停牌制度的嫌疑。
  近日,為規範上市公司籌劃非公開發行股份的停復牌事宜,上交所發佈了《關於上市公司籌劃非公開發行股份停復牌及相關事項的通知》(下稱《通知》)。《通知》規定籌劃定增停牌時間原則上一般不超過10個交易日。
  上交所相關人士表示,為適應新的監管形式變化,縮小滬港兩地在停牌監管規則上的差異,《通知》根據市場效率原則,嚴格規定了上市公司籌劃非公開發行停復牌的標準、時限和程序。
  上交所對2012年以來滬市公司停牌籌劃非公開發行案例統計發現,停牌時間平均為13.5天,其中70%左右的公司在10個交易日以內復牌。因此,《通知》規定籌劃非公開發行停牌一般不超過10個交易日,由此能夠滿足大部分上市公司籌劃非公開發行股票的實際需求。
  為確保公司停復牌事項的嚴肅性,引導和督促公司審慎決策。《通知》規定上市公司在停牌15個交易日內確實無法披露發行方案,需要繼續延期復牌的,應當履行內部治理機關決策程序,提交董事會和股東大會對申請延期復牌議案進行審議。
  具體而言,董事會審議通過申請延期復牌議案的,公司延期復牌時間應當控制在20天之內;董事會評估後認為延期復牌時間需要超過20天的,應將該動議提交股東大會審議。
  □新京報記者 尹聰 北京報道  (原標題:股市在瘋狂 261家公司在停牌)
創作者介紹

團聚

zg92zgxh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